5/29/2007

[社會感觸] 文章轉錄,中產階級,你為什麼還不生氣?

這是剛剛看到的轉寄信,看完內容真是感觸很多。我只能慶幸目前還只需要照顧好自己,但是現在連想去其他地方當台勞,我都已經覺得不再有優勢了。



天下雜誌- 若您贊同他的看法,請轉寄給其他受薪階級。

即將在明年度開始實施的二稅合一制度,減稅對象則是企業主,讓企業主可以將營業稅,拿來於個人綜合所得稅中扣抵。此舉估計一年又要為國庫減少三百五十億的稅。

在目前的政經情勢下,富人要避稅、減稅似乎很容易,但中產階級、窮人要減稅,卻困難重重,不少學者指出。

例如由立委翁金珠、賴勁麟等人,共同提出的所得稅法修正案,希望凡六歲以下,嬰幼兒送托之費用,每年以五萬一千元為抵扣上限」,攸關全國數百萬的受薪、有子女家庭上班族的福益,在立法院卻乏人聞問。
根據他們研究,台灣非農業受雇員工的雙薪家庭,平均年收入是九十六萬。
若有一位六歲以下小孩,托嬰或讀私立幼稚園,則會佔去年收入的二三%。
但是一般家庭都有兩位小孩,撫育子女的經費就將佔掉年收入四○%以上。

若這對夫妻在沒有任何幫助下,還要自購住宅,那簡直就是無法承受的重擔。更何況根據最新科學研究,影響個人性格及人格形成最重要的關鍵,是在小孩六歲之前(詳見天下一九九九年十一月教育特刊「二十一世紀從○開始」)。但是台灣稅制根本跟不上時代潮流,一位企業界負責人說。


中產階級,你為什麼不生氣?!

富者愈富、貧者愈貧,中產階級每天庸庸碌碌地工作,為的只是一間能遮風避雨的蝸牛殼;盼的只是辛苦努力,最終能夠「出頭天」。但工作愈來愈重、錢卻愈來愈薄,貧富差距的日益擴大,正一點一滴地啃蝕中產階級的夢想,面對這樣的一個台灣,中產階級,你為什麼還不生氣!?

曾經,台灣以在經濟發展過程中,逐漸縮小貧富差距而傲視全球。但是,過去十幾年來台灣的貧富差距已快速擴大中,並恢復到一九六O年左右的水準。在光復初期,最高所得二○%家庭的年所得,是最低所得二○%家庭右。之後在經過三七五減租等土地改革後,漸漸縮小,在一九八0年時,達到最低點,四﹒一七倍。但是這條亮眼的曲線,已經悄悄上升。今年的倍數成長到五.五倍。五.五倍,是指現在台灣最高所得二○%家庭,一年比最低所得二○%家庭,平均年所得多出一百四十萬。

但是,這還只是冰山的尖端、是看得見的,以薪資、營業所得為主要統計依據的差距。若加上不能統計,或政府並未統計的財富,則貧富差距近年來的惡化狀況更為驚人,其中最主要的是土地、股票等資產所得。

【受薪階級是落伍的一群】
土地,一向是台灣最主要的財富項目之一,在每次轉手及地目變更後,常創造大財富。但目前政府計算土地價值是依公告地價,而全台土地的公告地價平均約是實際市場價格的四成。因此土地交易後的獲利所得,事實上被嚴重低估。

依財政部資料統計,一九七六年至一九九六年間,台灣土地交易者共獲利十兆三百億,比台灣一年的國民所得還高(九兆八千億)。但是只繳了一兆四千多億的增值稅,稅率約只有十分之一,遠低於平均地權條例中所規定的四○%至六○%。因此,土地的巨大獲利,大多進入私人口袋。

股票市場更是近幾年來少數台灣人創造財富的主要來源。從一九八O年到一九九八年,台灣上市公司的股票市值已經從二一九一億元,成長到八兆三七七O億元,平均每年增加二二﹒四%。但是股票交易所得並未課稅,若財富統計中加上這部份所得,貧富差距勢必急速擴大。
可以統計的,加上不能統計的貧富差距惡化狀況,已經被許多人民強烈感受到。尤其是全國七、八百萬只能以薪水為主要收入來源的廣大中產階級感受最強烈。

台北市一位四十歲出頭的中階公務員,住在十多坪的公寓裡。前一陣子被住家附近幾個精美的房屋廣告單吸引,到工地一看,才發現這些房屋售價一坪都在五十萬以上,每戶至少五、六十坪。換算之後,每棟房子少則三、四千萬,動則上億也不是新鮮事。她當場覺得「這麼貴,誰買?」但是她卻發現,這些房子銷售得很好,而買主不少是在股票市場獲利豐厚的年輕人,例如電子新貴。

「以前感覺好像只有快六十歲的人,辛辛苦苦一輩子,省吃儉用,才可以買那樣的房子。但是現在不一樣。大家不再覺得省吃儉用是致富之道,因為再怎樣省,也省不出那筆錢來,可以讓一個三、四十歲的年輕人,買一坪五、六十萬的大房子,」她感覺整個社會價值觀在改變,股票才是致富之道。

四十多歲的房屋銷售員謝先生,家住基隆。據他觀察,這兩年支撐台北地區大坪數、高價位房屋市場的買主,獲利主要來自股市,而非從事生產事業或上班:「這些人花錢也會比較容易,不太會痛,因為不是自己辛苦賺來的。」在許多台灣人的生活經驗中,當個純粹的受薪階級已經相當「落伍」。每天一大早出門,貢獻心力,一點一滴提升台灣競爭力的上班族,今日其實已經成為台灣的經濟弱勢,而且是非常弱勢。

【低所得人繳較多稅】
不像土地、股票高所得不課稅或繳低稅,薪資所得者,一毛錢都省不了稅。另一方面,他們的福利,也沒有被照顧到。

更荒繆的是,這群相對低所得的人,卻是國家綜合所得稅的最大主要來源。依據財政部資料顯示,一九九八年,全國人民所得中,只有五五.七%來自薪資所得,而企業主所得佔一六%。但是在綜合所得稅來源上,薪資所得者卻繳了高達七二.三%的稅。企業主只繳五﹒三%,與結構完全不成正比。而這個數據並不包括股票、或實際的土地交易收入。若加上這部份資料,會發現薪資所得者,更是相對弱勢。錢賺得較少,稅卻繳得比許多富人多。

中產階級漸成弱勢,與過去十多年來幾個攸關財富分配的稅制,在龐大利益團體壓力下,偏向富者密切相關。證券交易所得稅及證券交易稅,節節棄守,是其中之一。一九九八年九月二十四日,那年中秋節前夕,前財政部長郭婉容宣布,基於賦稅公平原理,課徵證券交易所得稅。結果引起股票族大力反彈。風風雨雨十個月後,在強大的執政黨及立院「利」委的壓力下,郭婉容向現實妥協,宣布廢止課徵。

但同時,她也提出折衝方案,希望提高證券交易稅為千分之十五,同樣不被股票族及「利」委接受。被行政院後來「大打折扣」後,將稅率降為千分之六。

一九九三年二月,證交稅稅率再降為千分之三。去年初股市震盪嚴重,國民黨中常委王又曾、高清愿等,甚至在國民黨中常會中,要求停徵證交稅兩年或再降低證交稅。但在輿論反彈下,未被採納。土地增值稅也是另一個影響財富分配重大的稅制。

一九九二年,前財政部長王建暄,在任內因為推動土地交易所得稅,應按市價課徵,而非公告地價,不見容於當局,義憤地辭官下台,從此國家失去一位頗受大眾肯定的專業政務官。在他下台的前後一段時間,當時總統李登輝、省主席連戰,企業界大老王又曾、許勝發、高清愿,立委王金平、王令麟等人,都曾先後發言反對土地增值稅按市價徵收。至今七年來,土地稅制的改革,還未再出現另一次機會。

七年後,王建暄在外雙溪一棟公寓頂樓,與幾位女性義工,默默主持愛心第二春文教基金會。回憶當時要離開行政院時,直言的王建暄還曾詢問在場的人士:「我們不是口口聲聲要實行三民主義嗎?現在哪一位在實行三民主義、平均地權?」結果,沒有人回答他。

【有錢的人也有權】
王建暄說,土地、股票一賺都是幾十億,一毛錢都不繳稅或低繳稅,這些都是最大的所得項目,「也都牽涉到最大的既得利益者,很難改變,因此貧富差距將會越來越大。」

辭官後當選過立委、競選過台北市長,王建暄對當前的政經環境感受更深:「政治已經被既得利益者掌控,他有權啊。從前有權的人沒有錢,可以做三七五減租。現在有錢的人也有權,你想動他的地,門都沒有,動他的地,他就要你的頭」。

越來越多社會大眾、知識份子有著與王建暄一樣的痛心、無奈感受。政大金融系教授李桐豪相信,貧富差距逐漸擴大,原因就在於這十年來台灣的執政當局,已經不把縮短貧富差距當做政策目標。

一位台北上班族則觀察,過去十年來台灣貧富差距擴大,已經可以在生活中明顯感受。有人買好幾億的房子,也有人吃完這一餐不知下一餐在哪裡。「但是,談這些都沒有用,很難,沒辦法改,因為有特權,政治因素,他們不願意改革,」他說。是什麼因素,使得台灣的優秀政務官、知識份子、升斗小民,一一對現今政經結構、制度,如此失望,讓這個社會失去寶貴的理想性格?

原因是過去十年來,台灣的政策走向,越來越令一般人民感受,資源措置、劫貧濟富,甚至「行政、立法都在忙著為有錢人服務,」長期推動台灣勞工權益的立委簡錫指出。

根據天下二○○○的國情調查,近七成的人民認為,上至總統、下至行政官員與立委民代,是造成近年來台灣貧富差距拉大的主要負責人。批評者指出,台灣的租稅制度,就是最好的富人減稅、窮人納稅「典範」。

資誠會計事務所副所長陳永清分析,台灣現行的賦稅制度,不但不能發揮財富重分配效果,甚至是在懲罰辛勞工作的人。因為政府課稅,「重點在課辛勞所得者的稅,而沒有課資本利得的稅,」陳永清指出。

例如,一個薪資所得每年超過十五萬元的勞工要納稅,利息所得一年二十七萬元以內卻免稅。他問:一個一年可以有二十七萬元利息的人,銀行裡至少有四、五百萬元存款,結果免稅,而一個打工的人,一年才賺十幾萬元,就要繳稅,這樣合理嗎?

又如證券交易所得不課稅,土地交易以低於市價甚多的公告現值課稅,也是對有錢人最有利。因為「那是真正最有錢的人在玩的東西,」陳永清開玩笑地說,綜合所得稅課不到資產利得稅,乾脆改名為「薪資所得稅」,「薪」還應該改為辛勞的「辛」。

【五鬼搬運的決策模式】
二個月前,立法委員簡錫婦女新知基金會尤美女律師、勞工陣線主席劉渤等人,還曾聯合召開記者會指出,最近一年來,行政、立法部門,為有錢人減稅的多,為窮人卻減稅的少。

去年二月,降低銀行營業稅,就是備受爭議的決策。根據簡錫等人的資料指出,台灣銀行業雖有營業稅五%,世界少有。但是台灣銀行業的營利事業所得稅二五%,卻是世界第二低,美、日、英、法、大陸等國家,通通高於三三%。

但是銀行界去年初爆發出估計約三千億的呆帳,眼看金融風暴就要產生。銀行界代表私下向決策高層進言,希望調降營業稅來減輕銀行經營負擔。於是營業稅從五%降到二%的決定,在外界不太知情的狀況下,去年農曆過年後宣布,引起社會上極大的討論。立法院並配合快速立法通過,於去年七月實施。這個救銀行的決策,估計國庫一年損失約四百億元。

九二一大地震後,國民黨中常委王又曾又在一次國民黨中常會前,將要求銀行營業稅再降為零的意見函,分別面呈李登輝總統、行政院長蕭萬長,此舉被一位民進黨立委形容為「趁火打劫」。

政大金融系教授李桐豪指出,若是調降營業稅,也應該讓利益歸給銀行的消費者、客戶,也就是全民。現在卻是用來打消呆帳。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吳惠林則批評,銀行自己判斷錯誤,虧了,還要政府幫他們收拾善後,「政府資本又從哪裡來?當然是人民,這也是一種五鬼搬運法。」

即將在明年度開始實施的二稅合一制度,減稅對象則是企業主,讓企業主可以將營業稅,拿來於個人綜合所得稅中扣抵。此舉估計一年又要為國庫減少三百五十億的稅收。

在目前的政經情勢下,富人要避稅、減稅似乎很容易,但中產階級、窮人要減稅,卻困難重重,不少學者指出。

例如由民進黨立委翁金珠、賴進麟等人,共同提出的所得稅法修正案,希望「凡六歲以下,嬰幼兒送托之費用,每年以五萬一千元為抵扣上限」,攸關全國數百萬的受薪、有子女家庭上班族的福益,在立法院卻乏人聞問。

根據他們研究,台灣非農業受雇員工的雙薪家庭,平均年收入是九十六萬。若有一位六歲以下小孩,托嬰或讀私立幼稚園,則會佔去年收入的二三%。但是一般家庭都有兩位小孩,撫育子女的經費就將佔掉年收入四○%以上。若這對夫妻在沒有任何幫助下,還要自購住宅,那簡直就是無法承受的重擔。

更何況根據最新科學研究,影響個人性格及人格形成最重要的關鍵,是在小孩六歲之前(詳見天下一九九九年十一月教育特刊「二十一世紀從○開始」)。但是台灣稅制根本跟不上時代潮流,一位企業界負責人說。

【誰來關心中產階級?】
可是立法院一群委員,可以為許多跟財團利益相關的法案挑燈夜戰,「他們(財團型立委)想要的東西,可以很快的動員通過,例如農發條例、博奕條款,」民進黨立委賴進麟指出,卻很少立委對照顧中產階級的法案,加以青睞。

十二月十五號,立法院經濟委員會挑燈夜戰,審查農業發展條例。賴進麟分析,這個條例是以財團、地方派系出身的國民黨立委為主,趁這次總統大選,以選票為條件,向行政系統施壓,必須在選前過關,「若一通過,對地方派系是大利多。」

一位金融業董事長指出,這次農發條例修正案,吵的那麼大聲,真的是農民沒有房子住嗎?「搞了半天是立委,很多農業立委買了很多農地,沒辦法翻身。還有一些農會手上有農地,這只是少數人的利益,但這些利益很切身,所以吵的很大聲,好像代表民意,」常常與立法委員有接觸的他觀察。

農發條例牽涉到是否開放農地自由興建農舍,引起社會極大爭議,以中研院長李遠哲為首的一百多位學者,曾聯名呼籲應該在總統大選過後才審查。但是在一群立委動員下,農發條例仍於十二月十五日深夜在立法院經濟委員會完成初審。

事後,報紙上曾出現社論批評,當前立法的前提考量,已經不再符合「公與義」,反倒比較在乎能否滿足「私與利」。這樣不符公與義的立法,要把台灣帶向什麼境地?

在立法院已被財團、派系型立委把持的情況下,希望他們訂出對一般受薪階級有益的法案,簡直是奢求。

住在台北市的林亨通,可以說是台灣雙薪家庭的典型。夫妻收入一個月七萬多元,兩個小孩,一個念小學,一個念幼稚園,「一家四口擠在太太娘家的一個房間裡,已經五、六年了,最大的夢想就是買一棟自己的房子,」雖然右下肢小兒痲痺,但是個性開朗活潑,林亨通為了提升家計,下班後也抽空販賣公益彩卷。

【昂貴的國宅】
然而,他能負擔的只是一坪十萬元以下的房子。最近台北市國宅處通知他看幾個完工的、所謂照顧平民的「國宅」,結果每坪都在十五萬元以上,甚至超過二十萬元,有的一戶售價超過一千萬,幾乎破滅了他購屋的夢想。

談到立委根本不重視跟受薪階級相關的法案時,他說:「當然啊,他們沒有這種困擾,住的房子可能不用錢,公家的,薪水搞不好十分之一就能打平家庭開銷,剩下的就可以存起來。他們不會了解,我們要買一棟房子,會那麼辛苦。」

中產、受薪階級的苦痛,三十多歲的周志全、高淑玲夫婦,感受也十分深刻。原本小兩口在台北縣汐止林肯大郡,有一間二十多坪的小公寓。一九九七年八月,林肯大郡崩塌,造成二八人死亡,五百多戶房屋毀壞,從此生命產生巨大的改變。

「這件事讓我覺醒,我跟社會、跟政府的關係,被啟蒙了,」高淑玲說,原來她只過自己的生活,但是現在了解到,政府施政如此深刻影響大家的生活、工作、人生目標。

一棟價值約三、四百萬的房子,就這樣沒了,仍欠銀行的二百多萬貸款還要繳,工作所得的薪資,所得稅仍然沒有減少。兩年多來,高淑玲心中一直忿恨不平的是,林肯大郡的地基是沙頁岩、碎石波,根本不能蓋房子,為什麼政府還讓建商蓋,「這根本就是官商勾結,百分之一是天災,百分之九十九是人禍。」

二年多來,日子在抗爭中一天天過去,住戶與政府一共開了一百五十幾次協調會,幾乎每四、五天就有一次。一起開會的內政部次長,已經換了三個,台北縣主祕也換了兩個,但是仍無結果。

高淑玲不禁問,為什麼去年銀行界出現危機,政府要救他們,「人民虧了,為何不來救我們?我感覺我們是納稅養了一群剝削你的官員。」

但是,像高淑玲一樣覺醒的中產階級,其實是少數。大多數上班族,每天被家計、房貸、子女教育壓得喘不過氣,無暇注意到自己其實已成為這個制度的被剝削者。

越來越多的事例顯示,台灣經濟制度的正義、公平與合理,已經淪喪在金權結構的體制中。逐漸擴大的貧富差距,只是它產生的惡果之一。

其他的惡果還包括,金權政治發展的極致,就是讓社會的正義公理踐踏在少數人的雙腳下。

【知識分子也無奈】
去年七月五號,國民黨籍立法委員郭廷才擔任理事主席的屏東東港信合社,爆發「挪用存款」弊案。檢察官在起訴書中指出,郭廷才涉及偽造假存單、挪用客戶存款,共虧空約二十三億元,檢察官具體求刑十三年。

一位在業界頗富威望的金融機構董事長指出,人民拿錢存到財政部掛牌的信合社,結果拿到的存單是假的,「從頭到尾,他(郭廷才)根本視法律為無物,」這位董事長分析,虧空的二十多億元,並不一定進入郭廷才的私人帳戶,可能拿去經營派系、樁腳、選舉時用。

但是在害怕引發地方金融崩盤的情況下,東港信合社的損失已由台灣銀行接收。台銀是國營,換言之,也就是納稅人接收了這筆爛攤子。而郭廷才本人在立法院的保護傘下,仍好好的在立法院開會。

政大金融系教授李桐豪說:「看到這個,善良的百姓,一定會忿怒,現在連正義都伸張不了。但是忿怒又有何用?執政者根本不在乎你。你罵他,他反正忍一忍,讓你罵兩天,也就過去了,」身為一個知識份子,李桐豪生活在台灣,最大的痛苦是:「看到問題,我叫不出來,或是叫出來,也沒有人聽。」

社會的互信機制,也在金權制度中淪喪。現在很少人民會相信,行政、立法的所作所為,是為了人民大眾,反倒是為少數「有條件」的人。

十二月七號,收音機裡播放著政府計劃有條件開放農地興建農舍的新聞。聽到這個消息,四十九歲的計程車司機黃碧霞,顧不得車內尚有乘客,破口大罵:「什麼叫做有條件,有辦法的人,就會有條件。那還不是在害死小老百姓,因為小老百姓沒有辦法啊。」

六年前因為子女已長大,開始當計程車司機的黃碧霞,出身汐止農家。在她的認知中,許多農地早被財團、政客買走。例如她家族好幾甲地早在二十多年前,就被一位資深立委,用二百萬買走,「當時我們還去過他台北市的家。他買農地幹什麼?又不做農,還不是要炒地皮,」她認為,開放農地自由買賣、自由興建農舍,「說真的,不是農民的福氣,而是財團的福氣。」

【專業出走,國家成長牛步】
一位中小企業負責人則觀察,過去十年來台灣平均每人所得只成長三千一百美元,但是新加坡、香港卻分別成長八千、一萬美元。他分析,台灣成長緩慢,與近年來的金權政治發展有關,優秀的專業政務官,如多年前的王建暄、最近的農委會主委彭作奎等,都無法繼續為國家工作。留在政府內的專業官僚,也成為尊嚴被踐踏、士氣低落、無心做事的一群。

政府的專業出走,整個國家發展失去正確方向,資源錯置,最後就是犧牲了成長。

未來,若中產階級不覺醒,起而改革台灣扭曲的發展方向,貧富差距仍將繼續擴大,錢與權將更緊密結合,台灣終將成為富人、及以不義手段獲利者的天堂。

一位三十多歲、育有一子、在台北地區從事攝影工作的上班族,與友人聊天時,談到國家逐漸被黑金把持、貧富快速擴大、中產受薪家庭負擔沉重時,有感而發的說:「為什麼台灣的中產階級,還不生氣?還不出來做點什麼?」

是的,中產階級,你為什麼還不生氣?

3 comments:

GaRY said...

也許不是中產階級還不生氣,而是因為已經沒有中產階級了。

中產階級似乎不能僅僅以年收多少來定義,而應該也要涵蓋這個族群對社會議題的參與程度。

沒有參與感,自然沒有面目自稱為中產階級。

搞不懂時尚與設計 said...

台灣還真不能待人

aspirin said...

to gary/

我只有感覺到自己是後面那區塊的人,
我當然不是中產階級,我是打工階級。

to 搞不懂時尚與設計/

台灣什麼都快要爛光了吧!

 
Blogger Template Layout Design by [ METAMUSE ] : Code Name Gadget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