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0/2007

[日光心事] 我突然記起了你們的臉

這是一個月前的花火,那天是大甲媽祖繞境回駕的高潮夜。


那天晚上我沒出門,因為屋外是封鎮後的水洩不通,車子都被檔在鎮外,但小鎮裡面到處都是人,彷彿所有的人都在這個夜晚來到小鎮狂歡,一起參與這個熱鬧的慶典活動。

我對人山人海的活動一向不是那麼有參與感,因為總是無由感到身邊貼近的壓迫感。這些照片是在我家屋頂後陽台上拍的,花火那麼熱烈,雖然我只是在遠遠的屋頂上一個人看著,卻也像參與了整個節慶。遠方的屋頂也有一個跟我一樣的人,孤獨的在他更高的屋頂上看著夜空中燦爛的花火。照片放了一個月,我用這些當天晚上施放不停好像永遠也放不完的燦爛花火,來對我即將結束的學生身份作呼應。最近開始有了明確的,就要畢業的感覺,跟一月初時口試過當下的感覺截然不同,因為知道終於到了要結束的時候。

下午在翻找之前設計課一個設計案圖面準備畫圖時,突然想起以前大學時期一個很要好的同學勉勵我的一段話:「一個讀遍圖書館所有書籍的人,他卻有一個問題,那就是他沒有辦法創作。」想起這段話的同時,我也同時想起了這個設計案在評圖當時的狀況,一個習慣打領結的老師一開口就一直說,這個案子平面像柯比意的經典別墅,地下室又多麼像那個義大利石匠出身的建築師,但是我很清楚自己在作平面時並沒有那麼多的聯想,那麼多的借用,那麼多的參考,所有這一切的關聯想像串接,都是那個打著領結習慣引經據典不斷舉出大師案例的老師的自我意識疊合。突然之間,我覺得這段話其實應該送給他,因為我覺得他之所以說那麼多,其實是因為他不能說出屬於自己所思考述說的詞語,只得不斷借用別人說過做過想過的一切,挪用重述來表達他自己所想要達傳的一切。尤其又在過去一年,我不斷發展的論文設計議題,每一次上課總是必然的先被他嚴詞否定,但是事後卻總是一次又一次的變成他在別堂課時引援作例的新議題發想。最重要的是,當初他跟我要檔案參考時,我還整理好才給他,現在想想感覺非常不好。更令人難過的是,我還已經認識他十四年了。

聽陳奕迅的紅玫瑰,想到關錦鵬,想到墨利斯的情人,想到現在跟曾經的同學們。有人要離家,有人買了家。
今天是低落的輕度憂鬱,很難得黏膩卻並不太心煩的高溫午後。

紅玫瑰(O.T:白玫瑰)
作詞:李焯雄 作曲:梁翹柏 編曲:梁翹柏

夢裡夢到 醒不來的夢 紅線裡被軟禁的紅
所有刺激 剩下疲乏的痛 再無動於衷
從背後 抱你的時候 期待的卻是她的面容
說來實在嘲諷 我不太懂 偏渴望你懂

*是否幸福輕得太沉重 過度使用不癢不痛
 爛熟透紅空洞了的瞳孔 終於掏空 終於有始無終
 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 被偏愛的 都有恃無恐
 玫瑰的紅 容易受傷的夢 握在手中卻流失於指縫 又落空

紅是硃砂痣烙印心口 紅是蚊子血般平庸
時間美化那僅有的悸動 也磨平激動
從背後 抱你的時候 期待的卻是她的面容
說來是太嘲諷 我不太懂 片刻望你懂

Repeat *

是否說愛都太過沉重 過度使用不癢不痛
燒得火紅 蛇行纏繞心中 終於冷凍終於有始無終
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 被偏愛的 都有恃無恐
玫瑰的紅 容易受傷的夢 握在手中卻流失於指縫

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 被偏愛的 都有恃無恐
玫瑰的紅 傷口綻放的夢 握在手中 卻流失於指縫 在落空

2 comments:

Zierwalk said...

"Life itself is a quotation."

- from Jorge Luis Borges, (1899-1986)

aspirin said...

[quotation]對我來說,還比較接近[recycle],至少我看到的小矮人的例子都比較接近後者。

 
Blogger Template Layout Design by [ METAMUSE ] : Code Name Gadget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