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2/2006

那不知悔改的一家人 /補記重貼

對於那不知悔改的一家人的所作所為,我想到人魔。



其實覺得很可悲的,他們現在這些喪失羞恥心沒有修養的長輩所做一連串狗屁倒灶的醜聞弊端,勢必變成無形陰影桎梏一直糾纏那幾個已經出生、將要出生的無知孫輩,在他們往後成長的過程中由年幼至老死,將要一輩子延續承擔所有無止盡累加的責備總集,面對往後可能無處不在的敵對打壓與無聲憤怒累積的羞辱報復。就這一點,我是同情這些小朋友的,也或許我同情的太早了,他們不到兩年之後就會通通離開這裡吧。

其實我想到的是那個組長帕齊,他的祖先犯下不可饒恕的過錯,讓他的家族在佛羅倫斯五百年來備受無可逃脫的各種羞辱。即使前人已被開腸破肚吊死廣場上,即使時間悠悠過了五百年之後,羞辱漠視排擠抵制打壓的精神報復如同幽魅鬼魂隱遁於他生活工作環境之中漫遊留蹤,隨時暗處現身提醒祖先所作所為帶來的羞辱原罪與自己必須的被轉嫁承受的磨難懺悔,如同七宗罪,饕餮、懶惰、忿怒、妒忌、貪婪、好欲、驕傲,即使他不曾參與,但彷彿都已經內化與他一體。他的罪不過是延續他家族恥辱惡夢連結的殘忍、粗暴、甚至虛無、荒誕的展露。他的存在不過是追隨先祖的一個現世報,一個以為翻身即醒的空白救贖,但他不知其實地獄之門為他而開。

或許他們會對長輩的作為感到歉疚,為長輩所為,為長輩所沒所為。
這裡號稱開創了亞洲民主的新歷程,同時有喪失羞恥心的18%總統。
這裡不是弗羅倫斯,這裡是台灣。

3 comments:

mars said...

台灣人有不容易管理的草莽性格,不管是先來的還是後來的,身上流的都是叛逆和革命的血。

但有這樣性格的人卻未必無情,大多數是心軟的,容易原諒的,一切會由天譴的。

所以五百年后他們的子孫是否真能被這件事傷害多少,還是未知。
但可能會因有很多人民的血汗錢花用而感到很爽也説不定。

aspirin said...

to mars:你真是說出我沒寫出來的部分。

我就是覺得他們的錢財會由人民血汗錢不斷衍生增值累積供家族五百年花用無虞,並且到時不太會有人記得曾經有過的這件醜聞,所以我寫的文字都是天譴報應,與宗教寓意。

台灣真的不若佛羅倫斯,只有草莽性格,但沒有商賈性格。

aspirin said...

to 廢青:

要閱讀到你的批評還需要吊過不少書袋啊

你是第一個這麼說的耶......,我應該沒有吊書袋吧?這點你老闆(現在是你老闆喔),應該是無庸置疑的成為超級冠軍。

 
Blogger Template Layout Design by [ METAMUSE ] : Code Name Gadget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