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9/2006

[時尚竊案] 颱風天買主

接連著雙颱與三颱奇觀,我想起去年叫人驚歎不已的七月。 這是去年暑假我在上海建築事務所實習時寫給雜誌的文章。 圖是 Gifford Myers 的作品 Whirlwind Escrow Storm,在北美館展出時失竊。 <http ://herbergercollege.asu.edu /news/newsreleases
/2004/ down_donates_022904.htm >






在一個經常有颱風的島嶼上說到颱風,除了慣例會放的颱風假、下雨淹水、颶風吹走屋頂、廣告招牌、花盆傢私,以及隨後必然的蔬菜水果價格上漲的短暫物價波動外,來來去去的颱風在生活上造成的困擾,對人們來說影響其實很有限,短則一日多則一星期,一切就恢復原有生活步調,很難讓人產生太多的聯想。

颱風七月最吸引我的兩個新聞,一是第一名模林志玲大連拍廣告落馬受傷,送醫院病房療養的連續報導;另一則是GUCCI的颱風天竊案,堪稱名牌颱風受難記。前者落馬傷及肋骨,接著兩星期新聞都要是美女臥床的頭條消息。不過比起後者,美女受傷我單純關心,相較於名牌精品竊案,卻是專注緊盯電視新聞看SNG。吸引的除了GUCCI這個品牌響亮名氣之外,更讓我感興趣的是嘗試著去揣測要有怎麼樣強烈而巨大至極的、渴望擁有的潛在慾望,才能夠驅使人在眾人都蟄居室內的颱風夜,頂著颶風與傾盆大雨在黯黑凌晨前去做這樣一宗叫人費心揣測的竊案?

在不專業的SNG中,我發覺對於執行一個計畫的縝密思考與執行能力竊者極其專業。他對周圍環境進行詳細勘查,對保全公司作息與步驟措施的怠惰隨意瞭如指掌,以及後續的掩護脫逃可算是作了十足準備工作,但最叫人訝異的無疑是竊者選擇在風力最強也最讓人疏忽的颱風天下手。他對作案時機的選擇顯然有獨到之處,天未明的黯黑凌晨,颶風暴雨掩護他敲碎臨街強化玻璃,進入店內大舉搜刮之後隨風雨遁逃。他對於行竊對象的慎重挑選,對流行品味的專業在在讓我聯想到彷彿是要挑進美術館收藏的藝術品。很久前,北美館曾發生展覽中的袖珍雕塑展品失竊案,藝術家是誰並不記得,但我對作品印象深刻。滔天龍捲風從底下的花園洋房中捲起遮陽傘、桌椅、植物,頗讓經常承受颱風困擾的我產生共鳴,作品叫「暴風雨買主」。

我知道渴望擁有某些獨特的藝術珍品是收藏家永遠無止盡的慾望缺陷,為了填補這個缺陷他甚至願意耗費精力投注一生心血以求取夢想中的事物。沒想到同樣渴望擁有的狀況這麼快竟然就再次上演,只是對象與場地換成名牌精品店,聲勢還要較以往來得更浩大。颱風天的GUCCI竊案,在我來看跟以上兩件美術館竊案皆屬同等級,同樣是對一件喜愛的事物迷戀癡想至極後,才會選擇以這樣不擇手段的方式作為獨佔物品的行為。如果把GUCCI竊案當成是一種對其品牌地位的無價提升,這樣一件獨特的對於流行精品的另類收藏方法,其獨佔行動與渴望擁有的背後動機著實令人感受其慾望缺陷的強烈渴求。

後來北美館增加電子警衛與防護系統,沒再聽說有類似的失竊事件發生。GUCCI修繕後依然照常營業。但那些消失的精品,跟早先也失竊的孟克名畫「吶喊」一樣,至今下落不明,不知流落在某個品味獨特的收藏家手裡。一個習以為常的七月颱風天過後,顯然大家都有不同程度的收穫,也讓我重新開始思考關於潛在慾望的深刻糾結。這樣看來,唯一承受損失的只有保全公司更加搖搖欲墜的信用。


後記:

我必須承認,雖然畢業後很高的可能性會去上海工作。但台北依然無時無刻擁有劇烈爆發的能量,總是能隨時出現令人讚嘆的驚奇事件。GUCCI竊案也讓我開始痴心妄想下一個颱風來臨與讓我痴心妄想的名牌們。

4 comments:

Wenli said...

這種事我和友人C(你的學弟)很久以前就策劃過,萬一中友失火,要如何在疏散的人群與混亂中有系統地洗劫每個專櫃,諸如此類。不過當然只是笑話而已。

fish in the air said...

在這兒還沒聽過、看過這樣的風勢與瘋事,只是不少鄰居視大麻如咖啡,當成下午茶。 難得夏日炎炎,改天你來,我們一起去請流浪漢吃冰棒。

aspirin said...

嘿嘿嘿嘿,這種事大家應都有想過吧!

我現在會期望是sogo新館、晶華酒店地下層或新光三越的珠寶櫃吧。

我只要六十分到一克拉之間的鑽戒就好,銷貨變賣超容易。

aspirin said...

fish小姐嗎?
你竟然可以知道這個地方,真是太厲害了!


命理節目說屬豬的下半年有國外工作運勢,希望我有機會去啊!

 
Blogger Template Layout Design by [ METAMUSE ] : Code Name Gadget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