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2009

[生活雜碎] 時尚落難

Cúpula elíptica en la iglesia de San Carlino alle Quattro Fontane, obra de Borromini

為了宣告破產的Wedgwood,今晚我用04年去倫敦買的骨瓷茶杯倒一杯熱紅茶,並且默哀一分鐘。



這個金融海嘯影響下的跨年果真不是一個好時節,一家接一家精品收攤,連chanel都裁了一批人。看到wedgwood的新聞,想到之前BBC所拍攝的探究高級訂製服誕生過程的紀錄片,那一件件穿上就像是已經穿了一輩子如此熟悉的親密質感,那些華麗繽紛的身體記憶,在金融海嘯的波濤洶湧下一一滅頂,真令人覺得難過。希望那些在倫敦各個角落吸引我眼光的百貨公司、精品專櫃、設計師品牌能夠繼續撐下去,不要一個一個步上wedewood的結局。不過這樣其實想想也不賴,看看誰可以撐下來留到最後,剩者為王也挺好地啊。

Peter Callesen-1

晚上看見好幾年前的一部電影[魔鬼代言人],我好喜歡那個不斷幻化扭曲的壁龕牆,如同我在羅馬看見Borromini設計的San Carlino alle Quattro Fontane時,我趁沒有人時躺在地上拍那個讓我心亂神迷不已的穹頂,躺在地上往上看時感覺眼前滿是珠燦瑰麗的光影魅惑。羅馬教堂跟倫敦骨瓷杯標註了04年的回憶,但在這個時節回顧,卻如同Peter Callesen的紙雕Når alt kommer til alt, 2006 一般,充滿了寓言式的罪的教誨。


Peter Callesen-2

3 comments:

GaRY said...

應該說原來"真"是那一幅。
在這時節,落難的時尚真要裝進你這淒美的盒子裡埋葬了嗎?

賴保 said...

我星期天會去小碎花不喔。

aspirin said...

to gary:

她現在在我的床邊,跟侯進俊明處得應該愉快。
落難時尚我也很難有影響力啊。

to 賴保:
星期天....沒記錯的話,是最後一天了。
那天...就要全部拆了。

 
Blogger Template Layout Design by [ METAMUSE ] : Code Name Gadget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