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4/2007

[地鐵驚奇] MRT的同學會

MRT surprise

無疑是個神奇的過程。



我相信在台灣無人與我同姓同名。
但出門在外聽到有人呼名時,總還是要遲疑一番,畢竟大家咬字發音及耳聽意會總有些許誤差,因此我總是傾向於遲疑,甚至是否定,認定該是自己誤聽的消極態度。這個方式通常很準確,很多時候通常都是相似聽覺的誤聽,遲疑之計果真因此得以避免諸多尷尬場面出現。

但是在一個眾人趕時間匆忙來去的地鐵站裡面,而且是我不預期未告知眾人的時刻出現在地鐵站,我向來不愛久待在眾人往來聚集的公共場所,於是就在我一路趕過眾人快速走向候車月台時,突然聽見有人在背後叫我的名字。

我的第一直覺反應告訴我,這應該是我自己的錯覺。因此不疑有他繼續在下月台的手扶梯上快步前進。

可是,很快的有了第二聲。

這時,我的經驗告訴我,認為這次應該不會是誤聽。於是在匆忙間分神回頭看。這一看,可就有了大大的驚訝。

理應待在西雅圖享受美式生活的魚小姐,好端端笑嘻嘻的出現在眼前,這情景絕不是一般程度的驚訝。我大概維持同一個回頭看的姿勢三秒鐘,然後,轉過身來站在應該清空讓出的手扶梯左側,再過三秒鐘才回神吐出一句:「你不是應該在西雅圖嗎?」我知道在我說出這句話時,我的表情絕對是處於很驚訝的狀態。這點從隔在我們之間同樣要下到月台面向我的人們,臉中出現的多樣表情就可以清楚瞭解。然後,我往上走,再讓手扶梯送著我們一起往下。

連說話都感覺到時間的匆促限制,只得到下月台手扶梯的後方椅子坐著聊幾句。很多想說的話來不及說,很多情緒來不及表達,很多事情很多細節很多問候很多感受很多記憶很多很多都礙於時間與場所的因素不得不短暫交談。況且兩人又各自有事要分頭繼續,實在是很欣喜又很失望的與她無奈話別。

不知道此次別後,下次再見又將是何時。

一切順心。

4 comments:

cyber runner said...

同方向還好
我有碰過是相反方向
在短短數秒內
只有驚呼與遺憾...
這就是人生吧

aspirin said...

基本上也算相反方向,
她往上準備離開地鐵,
我要往下到候車月台。

只是運氣好,我先經過她眼前,
所以她倒過來找我。

@< FISH in the air said...

多虧蓬鬆的髮型指標性夠強,
對轉身後的正面有絕對熟悉的保證。
於是不加懷疑與思索地喚了第二聲。

nice to talk to you again.

aspirin said...

to @< FISH in the air:

還好是那天中午遇到你。那時還沒剪頭髮,約了時間正要去剪掉那一大頭的捲髮,不然大概很難辨識了。

不過,維持了幾天短直髮,現在又捲了。這輩子跟直髮無緣。

 
Blogger Template Layout Design by [ METAMUSE ] : Code Name Gadget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