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2007

[生活觀察] 硬碟消失



沒有比平白消失的東西更讓人覺得生氣的了。
尤其消失的,又是之前所努力的總集,那絕對是一種致命性的消失。



我去報案了,做完筆錄,也要求採證、調查指紋了。
我開始懷念那顆硬碟了。
如果我昨天離開的時候有一起帶走的話,硬碟就不會消失了。
如果我昨天離開的時候換一個地方的話,硬碟就不會消失了。
如果我昨天離開的時候多一點留意的話,硬碟就不會消失了。

我總是很怨恨東海建築系的沒有門禁管制,以及系上老是以沒有經費作為藉口的不改善問題的官僚心態。因此我選擇報案,我無法像往常大家面對失竊案的心態一樣,我不想讓那個偷竊的人一直沒有得到報應,並且我選擇將報案通知寄到東海建築系辦公室,我選擇要讓系辦知道又有學生的東西被偷了。

我來東海念了七個學期,搬入新館待了五個學期,我自己幾乎在每個學期的期末都要來一場物品失竊記,從各種機械工具、擺飾、材料、凡士林、骨瓷杯到穿了十多年的外套,各種光怪陸離的東西都被偷過。系上更是經常出現被偷皮夾、書籍、背包、手機,誇張一點的有老師辦公室裡的筆電,還有之前我也說過的邵小夫舊筆電換新筆電事件,種種甚至都在監視器裡找到小偷的臉了,連派出所的警察都認出那個偷東西的慣竊犯,還給了名字跟電話,但是一樣沒用。竊案在東海建築系一樣照常發生,沒有任何改進的方式。而系上總是很官僚的說大家要自己小心,大家要留意外人,大家要多多互相幫助,都用這種高空官僚語氣與言詞推託,說系上正在想辦法,系上會研討相關的防範措施,系上會考慮相關的門禁改善問題。每次有失竊的事情發生,就只有這種話出現,從來看到過沒有改善的動作。

重點不是硬碟的價值,買他的價錢到現在應該已經貶值到一個賣二手都不太有人要的程度了,重要的是,他是我的備份硬碟,之前論文的資料備份都在裡面,對我才要開始準備整理的論文來說,這絕對是一個致命的無以彌補的超級殺傷力。接受報案、製作筆錄的警察,用一種很無奈的心態完成整個報案所必須的程序。他的態度可以很清楚的顯示出他對於一個2.5吋外接式硬碟的判斷價值在於實體的價錢,但是我的硬碟所儲存的東西才是我所重視的無形價值。接受報案來學校察看的警察比較實際,他問了一個問題,丟掉那顆硬碟對你的畢業有沒有影響,我因此可以知道他的判斷標準。但是他跟採證取指紋的刑事三組人員也說,不要有太大的期望,畢竟在學校發生的失竊,通常都是學生所為,學生指紋沒有建檔,即使幸運採到完整的竊賊指紋,也因為沒有建檔跟前科資料很難找到。

我很無奈,金豬年還沒到,我犯的太歲就已經這麼的猖狂。想來,我需要多多到處去安些太歲才好,不然接下來一年,我還不知道要遇到些什麼事情呢!

5 comments:

Fred said...

我平常就很擔心這種有重要資料的東西會不見...可是像我常常開車載著NB跑,有時離開車子NB就放在裡面,真的很怕哪天被人敲破玻離偷走....

系上就更不用說了,根本就是開放空間,門有跟沒有一樣,連沒東西可偷的人文大樓晚上都有門禁管制了,建築系根本就是小偷的天堂嘛...

aspirin said...

小偷抓到了!!

Johnny C. Siesta said...

酷,真的抓到了喔 :P

112 said...

靈符保佑....嗎?

aspirin said...

我把學校工作室的東西大部分都撤回家了。
現在是我房間呈獻大爆炸狀態,很慘。

 
Blogger Template Layout Design by [ METAMUSE ] : Code Name Gadget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