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1/2006

對於考試的一點感觸

看完最後一集「東大特訓班」,讓我想起之前的日子。



偶像劇必然有其令人心動之處。雖然劇情嘻笑誇張不需認真,並且知道依編劇公式,最後結局定有令人哀傷與欣慰之處,但仍牽動許多記憶感觸。日本跟台灣相比,升學壓力必定高出許多,一般人為了進好學校,苦讀三年是常聽到的事,何況是野雞放牛學校的學生要應屆考上東大,整個劇情衝突與趣味也在此。讓我想到的,除了自己曾經經歷過已經很久之前的日子外,還有台灣現在幾乎九成的大學錄取率。這些即將進入大學的新生,不到兩星期後我就要跟他們見面,然後開始新一年的課程教學互動,但我自己現在仍然維持著學生身份,並且將在年底提論文口試。對於學生跟老師之間的角色協調與扮演,還常常是難以適應。可是,我希望我的教學能讓學生有所收穫,與其過度的嚴厲或是放縱,毋寧我更希望能讓學生獲得自我的認知與適度的自信,然後依此在往後發展出獨特的個人特質,這是我看完影集之後很深刻的認同。

我從來不是一個會唸書的好學生,需要記憶、背誦的科目實在難以維持長久,靠著僅有的美術天分與比賽成果,稍可算是聽話的普通學生。我的國三生涯極其無趣,加上只以分數為一切標準的導師,與全體流行作假改分數維持成績的班級同學,說實話簡直是一場苦難與折磨。如果只是以分數評斷人格與未來成就,大概我會被我的國三導師認為是永不及格的學生吧。所有一切與分數的惡毒鞭打與言語羞辱,都不是我要討論的重點,但我永遠記得兩件事,一是他將我叫進辦公室,對我說:如果我不認真唸書,難道以後要像洪通一樣,只會畫畫但最後還是沒法賺錢活活餓死嗎?他以言語恐嚇威脅逼迫我放棄畫圖,而將重心放在他認為重要的唸書與考試分數進步上。再來是當畢業時,替我分配並規定我去哪裡的學校考試,這個作法說的好聽是讓我有學校念,但實際上是他的所有學生都有學校錄取的業績。但這樣還不是最讓我憤怒的,他最差的作法卻是以保管為由將我的畢業證書扣押,讓我無法去報名參加聯招,然後在高中考試前一天才將畢業證書歸還,讓我不得不依他的分配去考單一學校的考試。其實也不需要考試,美術老師早將我國中三年參加過的各種繪畫比賽成績寫成推薦書,附上一疊獎狀,根本已經獲得就學資格,參加考試只是形式。這過程中,我不能忍受的是剝奪了我的選擇權,不被給予的嘗試機會,以及不被信任有能力的全然否定。

我常常在心裡揣摩想像著,等到達一個自我認可的成就之後,要如何以怎樣的情況回到學校去,並當著大家的面前羞辱國三導師,讓他知道他的所作所為是如何的惡質低劣。這個想法以無數的變形蟄伏在我腦海中,經常在聽聞類似的事情時,如身後迆邐的魅影般幽擾隱現,伴隨著憤怒再一次的加深恨意,並期待著羞辱的時機的到來。但是,我始終沒這麼做,一來這個班根本失聯,完全沒有任何同學會的舉辦。二來我自己大學開始,之後十多年都在台北住居工作,之前那些事就像一場無趣的舊日夢靨,不想也不會有機會再接觸。雖然那位國三導師就跟我住同一個社區,就在我家後面的巷子內。也忘了是上高中還是上大學後,有次遇到昔日同窗,才得知當年高中、五專與高職聯招放榜後,國三導師一再淚灑學校。他之前信心滿滿認為可以破紀錄高分多人錄取第一志願的眾多優秀學生,只有一男二女達到令他顏面盡失,是當年學校所有A段班成績最差的。或許,也是因為這樣,所以我沒再有哪麼大的報復動力吧。

高中三年美術工藝科,我主修學習的陶瓷拉胚、配置釉藥與燒窯等技術,輔修木工,選修塑膠加工與編織,偶爾繼續畫點素描、水彩、油畫,但不再像國中那麼積極四處征戰,想來算是單純的高中生活。畢業後工作生活凡常無憂,原本以為生活將會如此重複。但在一次工作時的午餐之後,毅然決定報考大學。然後才有大學,以至後來的服研所與現在的建築所。那次的經驗,有空再寫。高中一年級時,學校做了整體性向與智力測驗,我的智力是128,沒記錯的話應該是我們家最差的一個。我的確沒像我兩個弟弟那麼聰明,尤其我最小的弟弟,大學重考三次,國立電機系前三志願每個都唸過,卻都被他大加撻伐抱怨嫌棄,最後以選擇老師的方式決定重回成大唸完。後來他繼續研究所深造,畢業後娶妻生子買車購屋,現在是安穩生活的竹科新貴。另一個弟弟一樣厲害,唸完警專,當特種鎮暴部隊,再轉進電信警察,現在調配專管少年隊。兩個人的薪資收入,都是我所難以達到的。

如果國三那位導師知道我的智商數字的話,應該也是先皺眉瞥下嘴角的露出厭煩的不耐神情,抬著頭眼睛不看我的從身邊走過去,然後繼續維持對我極差且不會唸書的壞印象吧。雖然如此,但如果現在真要以他先前的標準來看,當初他教的那個班級或許有不少碩士,但可以肯定的絕對只有我一個雙碩。這不是炫耀,雙碩士沒有什麼,只是一種文憑而已。因為剛好完整地看完了電視上日本偶像劇,從而讓我對過去與未來有了感觸。

說到這,我其實還蠻擔心年底口試的進度呢,最近上網拍看電視吃喝狂睡,論文進度真是慘不忍睹啊。

3 comments:

mars said...

128也高過平均值了啊,沒有那麽糟啦。

而且1. 人的腦力用與不用,可以正負40哦。所以就算測驗的時候有人155那麽高,很自負自己高智商都不用腦,也會低到115。如果你一直用,現在也一定不只128。搞不好破160了列。

2.根據美國科學家長期對人腦做斷層掃描的試驗證明,人腦到25嵗前後才算大抵固定(有人早點有人晚點),25嵗之前的腦袋和之後的腦袋變化嚴重的話,就不是同一個哦。25嵗之前的人,一般知道何謂死亡,不過不相信自己真的會死。

嗯,還有,那個老師很爛。事隔多年,還是踢兩腳。

aspirin said...

怎麼我一直記得標準是180?
不過我大概是退化的案例吧,
從那時到現在應該只剩下88,
這個暑假更是大空轉退化啊!

說實話,我回來家裡住三年,
很神奇的一次都沒遇過他耶。
不過我自己倒是外星人模式,
夜半歸日光大亮之後才出門,
完全是一個投宿旅館的心態。

mars said...

退化到88你就沒辦法坐在這裡大字了啦,兄弟。

你們兩個該不會演向左轉向右轉吧。

 
Blogger Template Layout Design by [ METAMUSE ] : Code Name Gadget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