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7/2006

天譴的寓言


這個黃昏夕陽紅得恍若天譴的寓言。


昨天夜晚,正確的時間應該是今天的凌晨。
有人質疑我每天看的電視新聞,閱讀到的報導,接收到的訊息,都是被刻意製造與炒作的閱聽訊息,因此,應該要拋棄這些既有新聞角度,重新對倒扁以來的這些事情,做出不是現在既有觀點的判讀才是正確的。他這一番話,換來我極端粗暴的聲調與無羞恥心的粗鄙口語,當著眾人的面對提出疑問者,很正面對話式的至少將近一個小時的評斷剖析,並且一一被我用最最最最淺顯的道理跟舉證,加以否定他認為應該的言論立場。我並不認為我羞辱了他,我只是繼續踐踏毫無羞恥心與尊嚴感的那個不到18%的那個人。喔,不,應該說是那個人,那個人他要更加凸顯自己的無恥與卑賤的無尊嚴,像個不令人疼愛的狗奴一樣,使得我們唯一能做的,就只能是繼續用更嚴厲、更兇狠、更粗暴、更無理的舉止對那個人做出更暴烈的踐踏與羞辱,似乎這樣他才覺得那才是他唯一能被救贖途徑。
昨天後來變成四人對話。其中一個剛在半夜由西藏旅行團回到台中,除了篇首那位,其他三人包括我在內都到過內地,另外兩人更是足跡深達西藏。一致的感慨是,台灣原地空轉了六年。而這六年,一個只會議題操作、政治表演,卻完全欠缺國際觀、缺乏執政經驗、缺乏專業人才、缺乏被批評氣度的空包政黨,將會讓台灣過去幾十年累積的成果與未來可能的發展契機,完全的被打壓、被限制、被抹除。這種感覺,對我實在有很深很深的感慨。

我是射手座,性格很直接,有話就說,不對就放炮。
抬頭看見下午的窗外,黃昏夕陽紅得恍若即將天譴的寓言。

3 comments:

mars said...

我覺得説話直接雖然是看場合,但是如果對方是不對的攻擊過來,不正面反擊就顯得狡猾。畢竟不是背後補槍的做法。

雖然不知道前因後果,不過如果是朋友,政治立場不同也沒關係的。

如果不是朋友。欸。別生氣咯。

aspirin said...

你回來啦?台南好玩嗎?期待新遊玩日記呢!

放心,除了準備溜走的那個人會讓我情緒不好,我其實抱怨歸抱怨,唸完就沒事。那人也是同儕,只是他個性習慣從相反於眾人的立場開始切入對話,所以算他倒楣踩地雷。

我的貴人都叫我要多沈住點氣,別太快反應。不過,我這個性很難地呀。

Fred said...

到底發生什麼事我也不知道,
我以一個一直以來都傾向綠色可是台語客家話都只停留在聽懂別人意思程度上的black sheep的立場來說一下最近的感想...

(並不會和上面的文章有關請別對號入做)

我前陣子暑假實習了好一陣子,
然後趁開學前趕著去日本一趟,
一方面是私人因素讓我覺得在台北很煩,
另一方面也事政治的紛擾讓我想休息一下都沒辦法...
離開台灣當然好多了,
去的第一天,靜坐開始,然後我就像和這個悶熱的島嶼沒關係似的自由自在的在東京逍遙.

幾件事可以確定的,
(1)陳水扁(或民進黨)當總統(執政)做得很差.
(2)台灣正被快速的邊緣化.
(3)大陸快速的掘起成為經濟強權.
(4)部份人(媒體)以簡單的二元論去看待上面三件事.

關於第四點,我用今天中天的一個電話call in問券來說明.打進去的觀眾可以選擇 a.陳水扁 b.施明德 應該為將來可能發生的群眾運動衝突負責.請問這是什麼弱智的問題,一件社會事件的發生可以用簡單的兩個選項帶過嗎?

兩年前的總統大選我早就不想投票了,一個你曾經期待過的政黨交不出成積還有什麼好說的?如果三一九真的奏效的話,不是因為陳水扁被兩顆子彈差點打死所以我同情他把票含淚投下去.而是因為面對一個足以改變選情的重大事件,竟然沒有人出來中止選舉,放任雙方陣營互以陰謀論來攻詰對方,讓我的這票成為賭爛票...

講到這個看這篇文章的人想罵就罵吧,就是我這種人讓陳水扁連任,不過事情就是這樣,沒什麼不能說的.

關於經濟邊緣化的問題,我除了會責怪民進黨這幾年什麼都不管以外,還想問問國民黨到底做了什麼.雖然在野黨的身份無法著力,可是連戰去了大陸也說了政府不做我們做,然後呢?下文在哪裡?如果一個政府爛到不行...在野黨請快點作出回應吧,要拉他下台也好,要罷免也好...如果連街頭運動都要施明德出來才有用,請問在野黨的功能在哪裡?

從罷免案到現在有幾個地方讓人看不懂,國民黨明明可以從倒閣的方式強迫重選立委,再用立委席次的優勢去重提罷免案,請問是我出國太久?還是國民黨希望陳水扁會因為廣場上一堆人就自動下台?

第二,現在還要提罷工...我真的不知道是兩案關係的緊張還是國內政局的紛亂會嚇走投資客. 現在很清楚的一點是,陳水扁他寧願整個國家再空轉兩年也不想這樣沒面子下台.所以如果他願意陪你玩兩年,罷工要罷工兩年嗎?我對這種運動的方向造成的後果感到憂心.

最後,我只能說饒了這個已經亂七八遭的地方吧.我會偏綠是因為我相信台灣就是個現狀下主權獨立的國家,不管叫什麼名字.後來慢慢了解到事實上的不可能,所以講真的,一國三制(並不是香港那種半吊子凡事要聽北京的制度)我舉雙手雙腳贊成.現在就怪沒有人願意講真話,你去問馬英九現在共產黨願意除了要掛在PROC的名下,讓你台灣有旗子有軍隊有自治權,他願不願意,他敢大聲的說好嗎?現在台灣被邊緣化的問題,我相信就算國民黨上台,大幅開放兩岸政策也沒用了.我們的製造業勢必不能和大陸拼,現在能做的只能想盡辦法賺大陸人的錢,和賺在大陸賺錢的人的錢.所以可以預見的未來,台灣服務業的比重會越來越大.然後稍微有點底子的人大部份都會往大陸去發展,不管是業界或學界,也不管你台灣是國民黨執政或民進黨執政.趨勢就是這樣你想躲也躲不掉.台灣不是中國,沒有地大物博人多的條件.台灣也不是日本,在中國掘起前就獨立站穩,且有歷史悠久的技術水準.台灣不是香港,從以前到現在都是新加坡以東最國際化的交易中心.台灣甚至連韓國都不是,至少人家連當裁判的都懂得為自己國家作弊...

過去,因為中國的封閉,美國的援助下台灣有了一點不錯的成績.可是要是中國真的起來了,對日本來說是內傷,對台灣來說就是重傷...

我們至少有一點優勢,隨便哪個人到大陸去都可以溝通,這點是別的國家沒辦法做到的.我們熟悉中國人那套做生意和官商勾結打交道的模式,這就是我們的優勢.也別指望國民黨上台台灣就真的得救了.連日本人都不相信可以回到泡沫經濟的年代了,台灣又拿什麼和大陸拼...所以容我在這邊再說一次,我們真的該對政治降點溫了,要去靜坐圍城都好,那是個人的自由,可是也請不要過度把政治話題帶到生活裡面來.有些人想有個寧靜一點的空間,為何不可?

中華民國的憲法和法律都很沒用,如果總統貪污只能用人民上街來解決,要這種憲法和法律幹麻?以後大家發一支無線搖控器立法和判決罪犯就好了,也省得走上街頭...

總之,這幾年的種種早就讓我很久沒投票了,扣去兩年前的總統大選我已經六年沒去投票了.

我愛這片土地,我喜歡了解他的過去,不過誰當家或是這地方變得多爛也不應該影響我對他的感情.如果這裡真的待不下去了,總會有可以落腳的地方...現在正在往這個趨勢移動.

我已經很誠實的講了我的想法,也歡迎有意見,不過如果是對我兩年前曾經投給陳水扁要責怪我,很抱歉...這我不能接授.晚了,就到這吧...

 
Blogger Template Layout Design by [ METAMUSE ] : Code Name Gadget 1.0